Gow logo.png
——“你通关最新的《战神》了吗?” 这篇文章透露了游戏中的故事内容,如果不想被剧透,建议您回退到之前浏览的页面。
弗蕾雅
Freya
Freya info.png
角色信息
英语 Freya
初次登场 战神(2018)
种族 华纳神族
出身 北欧
身份 天后
爱与美的女神
生育之神
森林女巫
角色制作
配音 达尼埃尔·比苏蒂(Danielle Bisutti)
弗蕾雅——战神中文维基

弗蕾雅(英语:Freya)是一位北欧神话中的女神。她是奥丁的妻子、巴德尔的母亲,也是女武神的前领袖。弗蕾雅在《战神(2018)》中第一次出场,被称为森林女巫(英语:The Witch of the Woods)。她为克雷多斯阿特柔斯父子俩的旅途提供了帮助。

他不知道,是吗?究竟是你的本性……还是他自己的?

—— 弗蕾雅对克雷多斯如是说


北欧神话

在日耳曼神话中描述的弗蕾雅,以及Frigg(古挪威语)、Frija(古高地德语)、Frea(伦巴第语)和Frige(古英语)都是同一位女神。在几乎所有的来源中都将她描述为奥丁神的妻子。在古高地德语和古斯堪的纳维亚语的起源中,她也与芙拉(Fulla)女神颇有渊源。英语的周五Friday(古英语词源为“Frīge's day”)就是以她的名字来命名的。

芙瑞格(英语:Frigg)是挪威神话中掌管预知和智慧的女神,这是日耳曼神话中最北端的一个分支,并且也是受到最广泛证实的一个分支。芙瑞格是奥丁主神的妻子,住在芬萨利尔(英语:Fensalir)的湿地大厅里,以她的预知能力而闻名于世。她与女神芙拉(Fulla)、洛芬(Lofn)、赫琳(Hlín)、盖娜(Gná)相关联,并且也与地球有着不明确的联系,或者被拟人化为一个明显独立的实体J?re(古挪威语“地球”的意思)。芙瑞格和奥丁的孩子还包括光明之神巴德尔。由于重要主题重叠的缘故,学者们提出她与女神弗蕾雅的特殊关联。

在欧洲经历过基督教化之后,芙瑞格仍然继续出现在斯堪的纳维亚的民间传说之中。在近代,芙瑞格也出现在现代流行文化当中,俨然成为了一种艺术主题,并受到日耳曼人新多神教的现代崇拜。

简介

在战神事件之前

没人知道她的出身和童年。弗蕾雅曾经是华纳诸神(英语:Vanir)的领袖,并且为了实现华纳神族与阿萨神族(英语:Aesir)之间的和平共处而同意嫁给奥丁。在那段时间里,她成为了女武神的女王,但嫁给奥丁后,奥丁开始学习弗蕾雅的魔法,并且利用魔法做了一些不正当的事情,包括用它来对付弗蕾雅。弗蕾雅选择离开奥丁是因为他那不公正的行为,但她也无法逃回自己的群族去寻求庇护,因为她的族人认为那场婚姻意味着背叛,所以弗蕾雅被迫逃到了米德加尔特(英语:Midgard)。

由于弗蕾雅解除了与奥丁之间的婚姻关系,并因此激怒了奥丁,他诅咒弗蕾雅,不但阻止她离开米德加尔特,并且禁止她通过物理或魔法的任何手段去伤害活着的生物。此外,奥丁还剥夺了弗蕾雅作为女武神的翅膀,他把它们藏在了一个未知的场所中。有人认为奥丁这么做有些残忍,毕竟弗蕾雅是一位拥有战魂的武者,这个诅咒会让她无计可施,只能孤独终老。

她与奥丁的婚姻中,唯一值得珍爱的就是他们的儿子巴德尔。她非常爱她的儿子,预言当中说他未必会死,但弗蕾雅还是尽全力去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恐惧迫使她对儿子施加了魔法,这个魔法会防止巴德尔受到伤害。她希望这个魔法能让她的儿子免受死亡的威胁,她也就不会因此而失去她的儿子。怎奈这个魔法的弊端在于会让巴德尔无法感受到任何事物,包括味觉和其它各种乐趣。巴德尔对此表示非常不满,他要求母亲解除魔法,但弗蕾雅并不同意,并且试图告诉她儿子,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能活得更好,可是巴德尔并没有被弗蕾雅的母爱打动。他想要杀了她,但又不能这样做,于是他发誓会恨他的母亲,并且永远不会原谅她,这让弗蕾雅感到很伤心。直到现在,她仍然对她儿子想要拥有感受事物的渴望视而不见,她对失去儿子的恐惧不但折磨着她自己,也折磨着她的儿子。弗蕾雅对儿子撒了谎,她说她不知道应该如何破除魔法,但事实上槲寄生(英语:mistletoe)就可以。她认为这种植物非常邪恶,并试图去摧毁它们。

战神2018

弗蕾雅的人生和克雷多斯十分相似,她说她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之所以去帮助他,是希望弥补自己的错误。

弗蕾雅化名森林女巫,第一次遇见了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在一次事故中,她所保护的一只野猪被阿特柔斯射杀了。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同意帮她治疗野猪,并将野猪送回她家。她立即喜欢上了阿特柔斯,并且和他成为了朋友。然而,克雷多斯一直对弗蕾雅保持警惕的态度,尤其是当得知她是一位女神之后。当阿特柔斯在为治疗野猪而收集材料时,弗蕾雅对克雷多斯说,她知道他是一位外来的神,并且警告他,北欧诸神不会容忍他存在于他们的国度当中。弗蕾雅还表达了她对阿特柔斯的担忧,因为克雷多斯并没有让阿特柔斯知道他的本性,但克雷多斯严厉拒绝了她,说这些事情与她没有关系。

在野猪被治愈之后,弗蕾雅对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表示感谢,并且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印记,以此来保护他们免受北欧诸神的伤害。在他们离开之前,阿特柔斯问弗蕾雅他们是否还会再见,她微笑着回答说:“你若想,那便会。”

弗蕾雅追上了打算开始攀山的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她帮他们清扫了面前的路障。弗蕾雅带着他们来到了提尔的神殿,在解释它的目的和如何克服障碍的时候,她向克雷多斯展示了彩虹桥(英语:Bifrost)的使用方法,并让他设置了一个通往亚尔夫海姆(英语:Alfheim)的通道。然而弗蕾雅却没办法继续跟着他们前进,因为奥丁施加在她身上的诅咒将她拖回了米德加尔特。

当克雷多斯带着密米尔(英语:Mimir)的头颅再次遇到弗蕾雅时,她感到十分震惊。当她复活密米尔之前,她注意到阿特柔斯的装备当中有槲寄生制成的箭。弗蕾雅知道槲寄生是唯一能够杀死她儿子的东西,所以她很快用自己的箭代替了阿特柔斯的箭,并且销毁了槲寄生。在密米尔复活后,克雷多斯发现弗蕾雅非常不喜欢密米尔,并且密米尔不小心将弗蕾雅的身份暴露给了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这更是加深了克雷多斯对弗蕾雅的不信任感。

当阿特柔斯在与曼尼和摩迪(英语:Magni and Modi)战斗候病倒时,克雷多斯不得不寻求弗蕾雅的帮助。弗蕾雅最初是不愿意帮助克雷多斯的,因为他对诸神的存在表现出憎恶的情绪,当意识到阿特柔斯的困境后,她才同意帮助他们。弗蕾雅指责克雷多斯不该告诉阿特柔斯的身世,阿特柔斯目前的状况是由于神性之间的冲突而导致的,他认为他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凡人。她告诉克雷多斯,想要治疗阿特柔斯必须赫尔海姆(英语:Helheim)的稀有材料,克雷多斯需要一种非冰系的武器来与生活在这个领域的怪物们进行战斗。

在提取了有效成分之后,克雷多斯将它带给弗蕾雅,弗蕾雅用它来治疗阿特柔斯。随后她告诉克雷多斯,她也有一个儿子,然而在他出生的那天,就被预言了他未来的死亡,弗蕾雅发誓不惜任何代价保护她的儿子。她悲叹因自己当初的决定而导致儿子对她的怨恨,并且恳请克雷多斯不要重蹈她的覆辙,要相信他的儿子。之后,弗蕾雅对克雷多斯对克雷多斯放下心防热情相待,但这位斯巴达的幽灵却继续保持警惕。

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在赫尔海姆的旅程结束后,又一次遇到了巴德尔,他们得知弗蕾雅就是巴德尔的母亲,他厌恶她对他施加的魔法,那种魔法导致他失去了感知一切事物的能力。

在最后一次与巴德尔相遇之前,弗蕾雅出现在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面前,她正在寻找巴德尔,因为原野和森林都提及了他的名字,这让她坚信他确实身在米德加尔特。这时她注意到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对她的态度更加疏远,在她弄清原因之前,巴德尔出现了。弗蕾雅很高兴见到巴德尔,并试图向他伸出援手,为他的痛苦赎罪,却遭到了巴德尔的蔑视。巴德尔试图杀死弗蕾雅,但克雷多斯介入了,冲突很快上升成为一场战斗。当阿特柔斯站在克雷多斯面前保护他时,巴德尔对着他的胸口打了一拳,无意中被绑在阿特柔斯箭袋上的槲寄生刺伤,并打破了弗蕾雅施加在他身上的魔法屏障。

在巴德尔再次变得脆弱的时候,绝望的弗蕾雅用魔法唤醒了霜巨人索穆尔(英语:Thamur)的尸体,试图将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与巴德尔分开,并且恳求他们不要多管闲事。当克雷多斯反驳弗蕾雅,说巴德尔一心想要杀死她时,弗蕾雅表示她并不在乎,仍然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她的儿子。巴德尔很快再次出现,战斗仍然没有停止。在整个战斗过程中,弗蕾雅一直在恳求他们不要再战了,她相信自己可以说服巴德尔。战斗结束后,她恳求克雷多斯不要伤害巴德尔,克雷多斯也同意了。

巴德尔继续斥责弗蕾雅,谴责她总是干涉他的生活。弗蕾雅承认是她错了,并试图说服巴德尔放下对她的怨恨,希望修复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但巴德尔不肯原谅她。弗蕾雅终于放弃说服巴德尔,并决定让他杀了她,因为这是唯一能平复他心情的结果。当巴德尔马上就要勒死弗蕾雅的时候,她告诉他,她爱他。可就在巴德尔杀死弗蕾雅之前,克雷多斯从后面抓住了他,并且扭断了他的脖子。

弗蕾雅泪流满面,带着对她儿子意外身亡的恨意,她发誓要狠狠地报复克雷多斯。她斥责他,嘲讽他没有把他的过去告诉他的儿子。这最终促使克雷多斯向阿特柔斯坦白了他血腥的过去。最后一次看到她带着巴德尔的尸体离开时,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结束了他们的旅程。

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从约顿海姆(英语:Jotunheim)回来之后,密米尔告诉他们,已经过去了很久的时间。在这期间,弗蕾雅来找密米尔询问奥丁将她女武神的翅膀藏在了什么地方。密米尔告诉她,他对此知之甚少。他说:“复仇的循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的”。

武器和能力

作为华纳神族的领袖,弗蕾雅拥有相当强大的力量,可能是最强大的华纳神族。

华纳魔法:弗蕾雅是华纳神族中最具实力的神。她可以用魔法操纵动植物、改造自己,并且将各种效果的符文施加在别人身上,她还十分擅长治疗和恢复体力。由于奥丁的诅咒,弗蕾雅无法伤害任何生物,但她仍然可以召唤植物来阻止敌人,或者召唤其它实体为她而战。甚至在密米尔透露她是华纳女神之前,连克雷多斯都对她的魔法能力印象深刻,他认为她能力非凡。弗蕾雅展示了她复活尸体的能力,并利用了他们所拥有的生命之力,她复活了霜巨人索穆尔去攻击克雷多斯和他的儿子,从他的手掌当中召唤生物,并且用冰冷的吐息几乎冻僵他们。她最著名的事迹就是施放了一个魔法,让她的儿子巴德尔不受除了槲寄生之外任何事物的影响,槲寄生是唯一能够破除这个魔法的东西,密米尔和巴德尔认为,即使是奥丁也无法破除这个魔法。然而这个魔法最大的缺点在于,它会使被施法的人无法感受到任何东西,比如味觉、嗅觉、听觉以及痛苦和快乐。她认定这是她对她儿子的一种祝福,以防止他依照预言一般意外身亡。但这对巴德尔来说,这就像是一种诅咒,使他陷入了愤怒和痛苦之中。尽管她精通魔法,但也只能唤醒死者,而不是真正的复活他们。她能够让他们像密米尔一样,仍然拥有意识和记忆。然而,正如密米尔所说,他复活了,但他仍然死了,而且她也不会唤醒巴德尔,因为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武器:在奥丁诅咒弗蕾雅不能伤害任何生物之前,她很有可能精通弓箭。就算被诅咒了,她仍然会通过射箭来建造简易的桥梁。弗蕾雅还随身带着一把剑,这可能是她擅长的另外一种武器,目前仍然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带着剑。

外观

因为是神族,所以弗蕾雅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许多,尽管她的儿子巴德尔说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至少有100年了,但弗蕾雅看上去就像是个30岁左右的女性。

个性

最初,弗蕾雅对阿特柔斯甚至克雷多斯都很友好,虽然克雷多斯公然表现出对北欧神族的不信任和恨意。这也暗示着弗蕾雅在克雷多斯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因此她会决定帮助他们,尽管她也会说“也许我就是单纯地喜欢你”。不知道这些答案中哪个才是真相,但她确实是关心阿特柔斯的,她既是一个朋友,也扮演着一个母亲的形象。她也会斥责克雷多斯,因为他对阿特柔斯隐瞒了自己的过去,然而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诸神的存在。不过她也理解克雷多斯对她的不信任,毕竟他的过去的行为和华纳诸神的过往相似。

她对自己所关心的那些人,尤其是自己的儿子巴德尔,表现出非常的偏执和过分的保护欲。预言说她的儿子会死于非命,于是她就在巴德尔身上施加了魔法,使他不会受到除槲寄生之外任何事物的伤害。出于这个原因,弗蕾雅在看到阿特柔斯持有槲寄生箭的时候,立刻就摧毁了它们,并且警告阿特柔斯不要再接触它们。弗蕾雅在唤醒密米尔的时候,也对他施放了一个限制的魔法,阻止他谈论巴德尔的弱点和与她之间有联系。事实证明她很自私,因为她愿意牺牲一切去保护她所爱的人,即便她的行为会让他们活在悲惨之中,就像巴德尔一样,他对她的行为表示非常的怨恨和愤怒。她向克雷多斯承认了这些错误,但她并没有任何的长进,因为她拒绝解除魔法,尽管她的儿子十分渴望去感受一切事物。

弗蕾雅是个典型的“偏执家长”,她毫不在意巴德尔的心态和幸福,只是一厢情愿地对他施加了保护魔法,只要他活着就好。她表现出自身强烈的占有欲,即使明白她的行为对巴德尔会造成怎样的不良影响,也知道槲寄生会打破这个魔法的效果,却仍欺骗他说这是无法挽回的,甚至禁止密米尔告知巴德尔事实真相。巴德尔自己也说过,弗蕾雅会干涉他的生活。不正常的婚姻很可能会造就一个偏执的家长,奥丁和弗蕾雅的糟糕关系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她再次承认了这些缺点,但在与巴德尔的最后一战中,她仍然坚持她的这些缺点。

克雷多斯最终被迫杀死了巴德尔,并且被弗蕾雅恨之入骨。她发誓要报复克雷多斯,就算她的儿子执意要杀死她,并且要求克雷托斯在事后也杀了他自己。她完全乐意牺牲自己,如果这一行为能让巴德尔有活下去的欲望,克雷多斯也能理解这一点。然而,由于奥丁剥夺了她的战斗能力,所以她的威胁显得十分苍白。但密米尔相信她一定会回来报仇。

为了夺回她女武神的力量,很明显,弗蕾雅不可能放弃她的复仇之路,然而由于奥丁施加在她身上的诅咒,她被困在了米德加尔特。

琐事

  • 她如果在希腊神话中的形象就是赫拉(英语:Hera)。作为典型的日耳曼女神,她集各种形象的角色于一身,似乎没有直接可比的希腊诸神形象。
  • 在有记录的北欧神话中,芙瑞格和弗蕾雅通常是两个不同的女神,尽管她们的起源应该是相同的:日耳曼女神芙瑞嘉。这两位女神之间的区别仅在于斯堪的纳维亚的形象而已,因为“弗蕾雅”并没有在其它地方得到证实,她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 芙瑞格或芙瑞吉(在古斯堪的那维亚语中是“挚爱”的意思)是奥丁的妻子,阿萨神族中代表家庭、家事和健康的神。
    • 弗蕾雅(在古斯堪的那维亚语中是“女士”的意思)在华纳神族中是代表欲望、爱情、战斗和魔法的瓦尔基里女武神。
    • 芙瑞吉和弗蕾雅都堪称是诸神当中最美丽的。
  • 和弗蕾雅在一起的那头野猪很可能是希尔帝斯维尼(Hildisvíni),在北欧神话中,它是一头野猪,是弗蕾雅的随从。
  • 虽然她威胁杀死了她儿子的克雷多斯说要复仇,但奥丁的诅咒令她无法杀死任何生物,这让她的复仇宣言显得十分苍白。
    • 她可能是出于感情上的悲伤、遗憾和愤怒才说要报复克雷多斯的。
    • 因为她相信诸神的黄昏,所以她应该明白巴德尔的死只是一个开始。她对克雷多斯的愤怒可能不仅因为他杀死了她的儿子,并且可能因为他最终会导致诸神的黄昏的发生。
    • 密米尔表示,阿特柔斯和克雷多斯身在约顿海姆之巅时,弗蕾雅来到他的身边寻求信息——奥丁将她女武神的翅膀藏在哪里。这意味着她似乎在尽力实现她的威胁,毕竟她可以利用其他的神来帮她报仇。
    • 尽管奥丁对她的诅咒使她无法伤害任何生物,但她仍然可以利用魔法去操纵别人去做。她唤醒了霜巨人索穆尔,在战斗中利用索穆尔去讲巴德尔和克雷多斯分开。
    • 当玩家完成主线剧情后,让克雷多斯返回弗蕾雅那里,会发现无法进入她家里。阿特柔斯和密米尔都会说,现在并不是去见弗蕾雅的时候。
0.0
0人评价
avatar